TYPICAL CASE
典型案例

主观因素不是工伤认定的要件

人民司法2018年第5期P097

    裁判要旨:
    工伤认定采用无过错原则,认定的关键是工作原因。是否是因“路怒”引起不是认定工伤应考虑的因素。如果与工作无关,则不属于工伤。


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苏0411行初9号
    原告王某某(系王元忠之子),男,1996年1月10日生,汉族,住江苏省金坛市。
    原告戴某某(系王元忠之母),女,1934年11月18日生,汉族,住江苏省金坛市。
    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程晓鹏,江苏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丁甜甜,江苏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常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常州市新北区龙城大道1280号。
    法定代表人吴新法,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琳洁,该局干部。
    被告常州市人民政府,住所地常州市新北区龙城大道1280号。
    法定代表人丁纯,常州市市长。
    委托代理人尹晓青,常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副主任。
    委托代理人朱菁菁,常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科员。
    第三人常州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常州市竹林西路51号。
    法定代表人谢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亚芬,该公司劳资部部长。
    原告王某某、戴某某不服被告常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常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劳动保障行政确认及行政复议决定一案,于2016年12月29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1月9日立案后,次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常州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路运输公司)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3月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戴某某及共同委托代理人程晓鹏、丁甜甜,被告市人社局的副职负责人江天及委托代理人周琳洁,被告市政府的委托代理人朱菁菁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公路运输公司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市人社局于2016年9月21日作出常人社工认字[2016]第00164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认定原告王某某的父亲王元忠的死亡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认定工伤的情形,不予认定为工伤。原告不服,向被告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市政府于2016年12月19日作出[2016]常行复第184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原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原告王某某、戴某某诉称,死者王元忠系公路运输公司驾驶员,事发时其作为副驾驶,为维护公司利益及乘客安全,履行工作职责时遭到伤害并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三)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及行政复议决定,判令被告市人社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原告提供的证据为:1、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2、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具有诉讼主体资格。3、交警部门对驾驶员杨杰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被告认定事实不清。
    被告市人社局及市政府辩称,双方驾驶员因超车发生矛盾,王元忠在发现对方车辆系非法营运后,打电话报警并欲阻止车辆离开现场,其行为不属于履行工作职责。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市人社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原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1、公路运输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王元忠及家属的户籍身份信息。2、工伤认定申请表、受理决定书、中止通知书、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执。3、劳动合同。4、江苏省兴化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5、王元忠死亡证明。被告提供的法律、法规依据为: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
    被告市政府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复议程序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1、行政复议申请书及收文清单。2、复议受理通知书、提出答复通知书、参加复议通知书及送达回证。3、行政复议答复书。4、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第三人公路运输公司未到庭,提交书面答辩意见称请求法院按相关法律规定依法裁决。
    经庭审质证,原告及两被告对相关证据真实性均无异议,且与本案关联,本院均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王元忠系公路运输公司的驾驶员,2016年2月15日15时许,王元忠作为副驾驶员与驾驶员杨杰驾驶公路运输公司苏D×××××大客车行驶在盐靖高速公路时,与曹爱国驾驶苏H×××××中型普通客车因抢道发生口角。双方在高速公路上并排停车后,王元忠与杨杰下车至苏H×××××车前与曹爱国发生争执、拉扯。经乘客规劝后曹爱国上车,王元忠发现其无证从事旅游运输业务,遂拦在该车前打电话报警。曹爱国担心其非法营运被查处,启动车辆欲离开现场,王元忠在车前阻拦并拽住后视镜,因后视镜断裂,王元忠摔倒在地,被车辆后轮碾压死亡。经兴化市公安局鉴定,王元忠符合失血性休克死亡。2016年3月10日,第三人向被告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次日予以受理。4月8日,市人社局依第三人申请,依法中止王元忠的工伤认定程序。经调查,被告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并送达双方当事人。经复议,原告诉至本院。庭审中,各方当事人围绕王元忠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三)项规定的工伤情形发表了各自意见。
    本院认为,市人社局是本市劳动保障行政主管机关,依法具有对辖区内工伤认定的法定职责。市人社局在收到第三人的工伤申请后,依法受理、中止、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依法送达,上述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王元忠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三)项规定的工伤情形。首先,根据查明事实,王元忠系发现纠纷对方车辆非法营运打电话报警并欲阻止车辆离开现场时发生的事故,王元忠作为车辆副驾驶,造成其伤亡的原因非工作原因,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的情形。其次,根据驾驶员杨杰的询问笔录,王元忠在其车辆与其他车辆发生抢道纠纷,要求驾驶员杨杰停车,确保乘客安全。但两人下车与对方驾驶员争执,王元忠在发现对方涉嫌非法营运时报警,试图阻止对方车辆离开时摔倒被碾压,既非保障本车乘客安全,亦非保护公司利益,行为与其驾驶员(副驾驶)的工作职责无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的情形。再次,劳动和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对<工伤保险条例>有关条款释义的函》(劳社厅函[2006]497号)就“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解释为“受到的暴力伤害与履行工作职责有因果关系”,该因果关系应理解为直接因果关系,本案王元忠伤亡系因其阻止对方车辆离开,与其工作职责无直接关联。故对原告的辩称意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的法律适用是否合法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了符合工伤认定的七种情形,故被告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时,实质是认为受伤害职工不符合第十四条所列的所有可以认定工伤的情形,本案被告仅以王元忠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情形为由,不予认定工伤,适用法律不全面。鉴于其所作不予认定工伤结论正确,为避免当事人重复进行工伤认定程序,本院对原告的意见和要求撤销工伤认定的请求不予采纳。
    由于原告对被告市政府的行政复议程序合法性无异议,据此,被告市人社局所作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基本准确,被告市政府行政复议程序合法。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某某、戴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某某、戴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 旦
人民陪审员  张巧凤
人民陪审员  王仕初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顾 娜

 
    附: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申请撤诉。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7)苏04行终159号行 政 裁 定 书,裁定准予撤诉。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内退人员可与新单位可成立劳动关系